社会化设计师服务平台 400-618-8291

4方联手为设计新人入职构建绿色通道

设计群 发表于:2019-05-23| 浏览量: 571

 第三届中国“乡村+”大会【设计下乡路径与模式】专题论坛演讲 

1558583394685954.jpg



设计群网是做什么的?

设计群网是一个社会化设计师的组织和服务平台,也就是优秀设计师的孵化器。

设计群网的愿景就是一个设计新人从他进入设计高校起,到他离开职场,也就是说他整个设计生涯都可以运用设计群网的资源获得成长,设计群网都是他的陪伴者和服务者。这就是我们设计群网的愿景。

设计行业人才成长有它自己的规律,基本上我们这个行业,人才成长是五年一个阶段。第一个阶段,从你入学到本科毕业,这第一个五年是你学习设计的阶段,这个阶段的目标就是成为职场的新人熟手。进入行业第二个五年,就是从你毕业入职的五年内,这个是个技术积累的阶段,就是说你在这五年之内,要达到一个专业负责人的水平。第三个五年是要求你把握设计的全过程,也就是说你要达到一个项目经理的水平。第四个五年,这是你的职业能力成熟的一个阶段,这时候你要能够率领团队独立参加市场竞争,也就是相当总监的级别。第五个五年,这才是一个成熟的建筑师的起点,能够审视内心,自主把握自己的项目,博古通今、融会贯通、跨界合作,这个阶段就应该是你创建你的建筑师事务所的一个最佳时间。

建筑师是一个崇高的职业,崇高在哪?在于它的困难,25年才造就一个成熟的建筑师,入行25年的一个建筑师才能够创业。别的行业的人可能入职两年就可以自己创业了,但是建筑师即使入职20年都不一定能够创业成功。这也就是我们说的有一份耕耘就有一分收获,一个建筑师能够得到这个社会的认可,能够对这个社会有一个贡献的责任感,实际上这是要经过很多年的磨炼的,真正的老建筑师,他的社会责任感是非常强的。

以上所述是我们设计行业人才成长的规律,接下来我要讲的是,我们设计群网的设计下乡的历程。



 


设计为什么要下乡?

大家都说乡村是没钱挣的,在这个都不下乡的年代,那建筑设计师为什么要下乡呢?

设计群网是从2016年开始探索下乡的路径。我们第一个阶段就是让设计师回乡,为家乡振兴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其实我们的设计师大部分都是来自于农村,有回馈家乡的情怀,那设计群网就让动员他们回乡设计。第二个阶段就是为有需求的乡村做设计方案,这主要体现在中国梦竞赛办的公益大赛,在竞赛中我们的设计师为各地的乡村做厕所,村民活动中心,给他们提供公益设计方案,不收村民任何费用。第三个阶段就是建立基地,把乡村作为基地,深度切入,调查解决问题。现在现场的展示作品,都是为基地而设计的。目前,我们走到了第四个阶段,针对乡村的痛点来做产品,以产品研发带动解决乡村普遍的问题。

实践证明,我们从2016年一路走过来,前两个阶段都没有成功,现在我们第三个和第四个阶段应该说是走在路上,成果尚待检验。





设计下乡成功的标准是什么?

从乡村的角度来看这个问题的话,就是设计下乡是否给乡村带来正向变化?其实大家都很清楚,现在我们的乡村振兴,走过了很多的道路,但是基本上成功的很少。

我们衡量下乡成功和失败应该有一个普适化的标准。乡村就像一棵树,设计下乡的定位是什么?定位就是为这棵树浇水施肥。不管我们采用什么样的下乡模式,只要我们让乡村这课树能够茁壮成长,能够有正向发展、变化,那么这个下乡就是成功的,就是成功的设计下乡模式。如果不能,那么这个设计下乡模式对于乡村来说,这就是失败的。甚至可能会对乡村带来不可逆转的破坏,这样的例子其实是很多的,比如说现在到处在批量发包的乡村规划,一百多个村子由一个设计院包下来,然后由设计院分包,大家来套,千篇一律。还有派施工队进村,把乡村的房子全部翻拆,把乡村的文化、乡土、全部都搞没了。你说这个是失败还是成功?

我们现阶段做的就是基地,我们说要看下乡成功还是失败第一个方面要看案例,我们先来看看基地一,是河南省济源市的山院村,大会开始前播放的视频就是在山院村拍的。山院村是一个标准的空心村,处于半废墟状态。其实,设计群网和山院村的缘分就是从这里开始的,2017年我们开办第一届中国“乡村+”大会的时候,山院村的颜总来参展了,他们了解了我们的设计下乡模式后,双方就一拍即合,由设计群网集合了平台上的专家会员对山院村做了一年的调查和策划,就修复他们的乡村脉络做了大量的工作。2018年,中国梦竞赛发起了公益设计,组织团队完成了第一批项目设计深化,和他们社区的策划和概念规划。2019年4月,也就是上个月,山院村召开了《槐抱初夏,花开满院》乡村修复会议。

过去这个村子是没有人管的,现在政府认可了设计下乡对山院村的价值,山院村的项目已经被纳入济源市的旅游规划,而且镇政府也把一些公交站和空置的小学校区,都交给他们团队一起打造。山院村现在算是迈开了第一步,这就是设计对他们的帮助。今天来到现场参会的很多同学都是去年参加这个团队,开展设计下乡工作的。

第二个基地是河南省兰考县胡寨村。设计群网是2017年年底介入到胡寨,经过梳理后就认定将胡寨村打造成三亲生态村,这有可能生成一套乡村振兴的胡寨模式,应用于中华大地上其他的乡村。

其实,中国90%以上的乡村都是普通乡村,它没有很好的自然资源,不能发展成旅游地,走不了一夜致富之路。但我认为乡村首先是有生活,乡村文化旅游是一种体验式旅游,体验当地村民的生活方式,因为乡村的文化都是从生活中体现的。




我们在胡寨村组建了工作设计坊,首先是大手设计师带着设计生深入胡寨村,去做公益设计,发动村民三捐——捐钱捐物捐劳力来自建家园,把村民的动力给挖掘出来。2018年年底我们发起了胡寨三亲生态幼儿园和胡寨乡村书院的概念设计竞赛。

这就是胡寨生态村的第一步,

帮助乡村解决儿童教育和养老两大类问题。

今年七八月份,设计群网将组织高校设计生集体下乡,在胡寨现场组织三亲幼儿园和书院落地的深化训练营。由我们设计专家,也就是大手设计师的带领下,组织现场设计,边设计边培训,当地的工匠也会一起参与这个工作。我们希望高校的大学生、设计师下乡能够激发村民他们自建家园的的动力。

1558583482652943.jpg

( 胡寨的义务工在整理街道 )


从他们这两个基地的变化可以看出,

设计群网的设计下乡模式,对乡村来说是有成效的。


判断成败的第二个方面就是看设计生,看他们在设计下乡的过程中是否获得了成长。设计生阶段的主要任务就是学习,如果设计下乡能够补足他们在学习设计过程中的短板或者痛点,就能让他们获得成长,那么这项设计下乡活动就是成功的。

我们先来分析一下,设计师、设计生在学习设计的过程中,他们有什么痛点呢?第一个痛点就是他们缺乏设计实践的机会,在学校学习的是一种设计训练,就是假题假做,是模拟的,完全没有设计实践的机会。第二个痛点就是他们没办法接触市场,没办法了解用户的需求。其实不仅是学生不了解,现在待在设计院的设计师也不一定了解用户需求,因为他们面对的都是开发商,开发商只是中间人,他们不是消费者。无法直接面对消费者,所以他们也没办法知道消费者的需求。

我们要想分析学生在设计下乡活动里是否成长,我们就要看培养学生的生态系统,也就是我们设计人才培养的生态系统里面有三个角色,分别是学校、社会、学生。

1558583522446142.jpg

这里面学校的主要需求是传授设计理论知识和技能训练,为社会培养人才。优势就是强学术、重理论,尤其对老师来说,学术和理论研究就是他们一生追求的目标。学校的劣势就是设计实践。

对于社会来说,社会要求工作者要有能力、有经验,能做事。社会是可以锻炼人的,能够让大家各方面都有所提高,但是社会的劣势就是它太强调收获、产能输出,不注重理论知识,商业化太强。

学生需要锻炼、需要机会、需要实践、也需要理论。学生有激情,在学校时他们也掌握了一定的技能和理论知识,但是就是缺乏实践,没有经验。

 这就是这个生态系统的一个特点。

我们在这里可以明显看到它们三者之间的矛盾,学校和社会之间是有矛盾的,矛盾就是学校是盛产学术,但是社会是注重专用技能的。社会和学生也存在矛盾,学生是空怀满腹的热情,但是社会是不需要没有经验的学生。学生和学校之间也是有矛盾的,学生也需要实践锻炼的,但是学校这方面是弱项,它们更偏向理论。那么行业平台,也就是设计群网是来填补学校教学和社会之间的这个落差。

设计群网是作为设计行业的专业服务平台,

来加入到这个生态系统里面。

为学校为学生提供项目式学习实践课程,

这个实践课程是对学校设计教育的补缺,

不是学校教育的替代品。

现在我们这个定位已经分析清楚,那么项目式训练的载体是在哪里?这就把我们这个事情引回到乡村,为什么实践要放在乡村而不是城市?

因为城市的项目有四个“太”,太大、太复杂、太商业化、太快。这四个特点根本容不得学生用来做训练,在城市里用一个项目做落地设计,这其实是不现实的。城市是坐落在一个庞大的基础设施系统和一个复杂的管理系统之上的,城市的建筑都是长在这两个系统上的,初学者要想搞懂这两个系统,在这个系统里找到可以发挥创新创意的空间并且去实现之,没有十年八年不可能,至少在你入行第四第五个五年吧!所以城市大部分项目都不适合用来搭载训练功能。

那么我们为什么说乡村可以?乡村的房子都是长在土地上的,乡村既没有基础设施系统,也没有管理系统,要让房子接纳自然界的风、光、水、能源,让我们的房子具备人所需要的空间和舒适度,那么就必须给房子设计一个系统。这就给了设计师无限的创作空间,设计师怎么来合理利用这块土地上的自然资源?要对这个地方的人的生活、自然物理的状况了解的很透彻,才可能有创造。而且乡村的项目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一个百十平方的村民活动中心,要做的事情很多,因为它是多功能的,要具备卖货、老人打牌、搓麻将、小孩做作业、村民会议吃饭、办红白喜事等等。也就是说乡村的房子需要大空间的时候它要能大,需要小空间的时候它要能小,这些都是设计师应该要考虑的问题。

我们第八届中国梦竞赛设计主题就是给胡寨设计一个亲情、亲乡土、亲自然的三亲幼儿园,要给孩子们一种满足天性的成长环境。这种幼儿园是没有任何规范的,也没有先例,它就是长在胡寨村的这块土地上,这一千多平方的规模里,规划、建筑、景观设计、室内设计、造价、还有运营问题都需要考虑,必须提供一个综合解决方案,这就是乡村给设计师设计下乡提出的问题,也就是说建筑设计师下乡不是去盖房子的,是去解决问题的,那这过程中就是提升你解决问题的能力。

设计群网接触这个任务,光是做调查研究就用了一年时间,最后决定,我们不是光为胡寨做这个幼儿园,我们要为中国千万个像胡寨一样的乡村做幼儿园,这个就是系列产品研发。我们这个就是前期和基地合作,先做个样板落地,后期我们跟社会各方资源合作,来扩大产品的应用范围。

中国大多数乡村都只剩下一老一小了,我们所做的幼儿园和养老院,这就是乡村的刚性需求。我们就把幼儿园设计作为载体来做产品研发,它的市场价值是极大的。

既然要做这个事情,产品研发的组织是怎么样的呢?首先是高校设计生参加,我们通过组织竞赛,把41个高校的学生组织起来做创意方案设计,接着就做方案深化设计实践过程。竞赛结束之后就是设计师团队来领衔这个过程,设计师团队加高校设计生,以社会实践活动的形式分批次下乡,跟着村民施工队,共同营造建设,从中提炼三亲生态幼儿园的产品原型库,和系列解决方案。

在这个产品研发组织中,我们设计了三个层次,除了设计生、设计师团队,还有最高层次的设计专家。设计专家负责指导设计师团队,训练设计生,打造产品原型库,打造综合解决方案。只有综合解决方案才能够面向全社会,最后的产品通过各种基层组织,把产品提供给中国数以万计的乡村。这个就是专业团队的放大作用。

1558583596247554.jpg


设计生参与的实践过程,调研发动村民加概念设计,学生从中学到的就是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的具体方法,积累的是设计同类小型项目的能力和经验。我们的目的是培养一个人的能力,而非技能。现在很多设计生觉得学习就是学会一个技能,其实并不是这样的。我们是通过体验实践,缩短设计生从新人到熟手两年的成长时间。


七月份我们项目式训练计划就开始了,筛选出来的人员,就是参与实战前的培训。我们下乡不是说把设计师带下乡就行了,而是先要培训,训练完才到现场重新的踏勘、设计方案,方案深化,然后进入作品优化和施工图的这个设计阶段。

参与项目式训练设计师都有着丰富的设计经验,帮助设计生梳理设计架构、帮助新人建立新的设计观。第二,师资配备是灵活的,我们是N对1的设计指导,让学生获取的营养更丰富。第三,我们引入市场动态来分析专业的发展方向,紧跟社会,解决社会热点问题。第四,我们是市场化的,市场化就是学生自愿参加的,培训是需要收费的,市场化产生的积极主动的学习成绩和成长目标是明确的。第五个,我们是设计加互联网,也就是说利用碎片化时间学习的方式,这种以线上、线下、大手牵小手的学习形式来改变原来传统的建筑学的教学方式。

我们现在整合了高校+平台+基地+协会四方资源,共同联手,这是我们经过了数年发展,不断完善这个设计下乡的模式。现在国家对大型乡村振兴的支持,也认可设计群网的这种培养模式。现在已经形成了高校+平台+基地+协会的服务链条,可以让设计生在在校的五年时间里能够和乡村一起成长。

作为一个互联网的行业平台的优势,首先我们导师资源丰富,我们网站上有十二万设计师资源,其中最大的今年是81岁的高龄,最小的就是大学一年级生,这些都是乡村振兴的人才力量。其次是我们是开放式的产品研发平台,有意愿的都可以共同参与。第三,校际交流的平台,我们本届竞赛共有41个学校参加,这就是一个校际间的交流。第四,我们会不断的开发学生成长的工具,针对学生成长,我们现在已开发了一个设计师的个人动态档案,跟踪设计师的成长足迹。第五,创建有成效的“传帮带”模式,就是大手牵小手,一层一层的牵,如果让我现在去给二年级的学生讲课,恐怕是不行,但是是四、五年级的学生,或者是刚毕业的优秀设计师去牵低年级学生就可以。今天会议的主持人就是一个学生,她从二年级跟着我们设计群网一起成长,做竞赛,下乡、跟着设计师团队一起深化。这次会议我们给了她这样一个舞台,一个建筑师不是只会画图的,只会做专业的事情,也可以成为社会活动的组织者,今天的舞台就是对她的一个锻炼。也许她不像专业主持人那么熟练,但是这个锻炼机会使得她成长,以后去做其他活动都会有提升的。



四方联手中还有基地。不是所有乡村都能作为我们的基地,也不是所有乡村都可以下得去。因为基地要能搭载实训活动,所以也要设定一定的标准。基地也不是说只有在乡村,也可以是在北上广深这样大城市的社区、设计机构。不管在哪,它总是一个真实的人才需求方,可以让设计师体验到人才需求的这种场景,所以载体资源也有很多,还必须要有开放的合作体制,才能成为一个基地。我们对基地的筛选和培育,其实是一个很重要的事情,现在设计群网正在培育的基地,有乡村基地、线上基地、青少年综合实践教育基地,和正在谋求与他们合作的大型设计机构。

目前我们只有两个基地,但是未来的基地建设,不会只有这两个,我们将在全国分片区都会寻找基地,让学校与社会共同培养人才的。现在我们合适的行业协会是中国勘察设计协会民营企业设计分会,它是一个有两百多民营设计企业会员的行业组织,这些所有的优秀企业,他们既是我们设计师资的提供方,也是人才的需求方。不论是大小企业,他们都需要降低用人培训的成本,也就是说都需要新人熟手。

中国勘察设计协会是我们的行业协会,作为中国梦设计竞赛六家主办方的领衔者,他们非常认可我们设计群网的理念,刚才李武英秘书长也对我们表示坚定的支持。我们设计群网也会积极的跟协会合作,定制出新人熟手的标准,达到标准的设计师就可以颁发新人熟手的入场合格证。

平台+基地是打通了设计新人的设计实践训练通道,协会加入是打通设计协会的输送通道。我们的设计生经过这个5+x的这个培训过程,设计能力就会得到显著的提高。实际上,这个过程就是帮助设计生压缩了两年的成才时间,设计生培训结束后就是新人熟手。


一般建筑行业就是要两年时间才能够达到熟手标准,

所以说这对于社会价值还是很大的。

今天我们做的事情就是高校+平台+基地+协会四方联手,

为设计生铺就一条新人新手到新人熟手的绿色通道。



评论 0 分享给朋友:

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

社会化登录:
广告不存在,代码标签:artdetailop_237x239
广告不存在,代码标签:artdetailmid_250x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