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化设计师服务平台 400-618-8291

如何看待梁思成先生对于传统建筑的创新与继承?——设计方法论 课程解读

设计群 发表于:2020-02-19| 浏览量: 135

此问题来自2020.12月白林教授对于第九届中国梦农文旅设计大赛群答疑。

参赛选手问:


如何看待梁思成先生对于传统建筑的创新与继承?以及评价同为从事建筑理论学家的科研方向(测绘,田野调查等)与理论成果(辽宋明清建筑的科学调研)?


白林教授答:


 梁思成确实是一个非常有名的或者是著名的建筑学家但是梁思成不应该被称为建筑师,因为他做的建筑非常之少

 他几乎可以说没有建筑设计的实践,相对的非常少,比起我们很多建筑师来讲,梁思成的建筑成就主要做了这么几项工作

 第一个,他是在美国学的建筑,他学的基本上就是建筑的方式,一些西方建筑的柱式呀等等,就是把建筑现在教学的那些内容带入了中国。在中国的基础上认识建筑,开办了建筑系。

 第二个是调研了很多传统建筑。和林徽因在很艰苦的条件下做了好多的田野调查也好,或者测量古老建筑也好,做了很多这样的工作。

 第三个应该说是保护古城,很有名的就是保护北京这个城墙,保护北京城的牌楼。


 但是根据我个人的观察和我自己的研究,自己的理解,我觉得梁思成做的不算不好,但他做的没有高度,这是我个人的观点。为什么说做的没有高度呢?那时他应该把西方的现代建筑带进中国,传播什么是现代建筑。他并没有把这个带回来。

他去测量调查这些东西,其实古代的人都做过。当然你去做也是对的,要把这个方法教给大家,发动更多的人去做这个事情。过去的那些图像,农民或者过去的匠人盖它,都是有图纸。对吧,像故宫那样,你需要去测量它吗?


从这个意义上讲,我认为在那个时代,他更应该做的是把现代建筑、西方现代建筑的精神带回来。把什么是现代建筑,为什么要做现代建筑传回来。可能他去学习西方这些柱式,人家也会问他,中国的建筑是怎么回事儿?他回答不上来,所以回来以后就去调研山西的建筑,了解这些东西。

 其实建筑除了形式以外,它的内容特别重要。比如说空间的概念非常重要,但是他并没有做这个,至少这种事情到目前为止做的都比较少,没有很好的论述。建筑最根本的是它的功能性,最重要的应该是他的空间形式。


我觉得从理论上讲,就是包括现在清华的建筑教育,我真的是不敢恭维他们。

 因为我是在日本接受的建筑教育,日本的建筑设计教育和中国一点儿都不一样,不一样的原因是什么呢?就是人家传递的是一种现代的建筑教育思想,对现在、对现代设计的理解,而我们还是在学基本功,评价学生以你的画,画的好不好?你的素描怎么样?有没有美术基础啊?你不能画画儿就是设计不行,并不注重它的创造性,对空间、对现代设计方法的理解。

 包括我们已经是院士的人,还在哪儿秀自己的字写的怎么样,画儿画怎么样?这个导向都是非常不对的。这是个挺可悲的事。看日本建筑师,你发现安藤忠雄就是外行成就的建筑设计大师。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建筑教育,这个建筑思想的现代化在中国的传播,应该是梁思成这个领军人物做的,但他没做好。


梁思成特别著名的业绩是反对拆北京城墙,为保护城墙做出了贡献,现在还有很多人写文章说当时要是听梁思成的话,把北京城墙留下就好了。


关于这个问题呢,我不认为他做的是对的,因为我自己研究了一个理论叫建筑是思想的容器,城市也是思想的容器。比如说故宫为什么要盖那么大?很多空间就是一个摆设,没有人用。那不是功能需要,是政治需要。皇帝要统治这么大一个国家,他必须把他的这个宫殿建成这样,通过空间序列、内外部环境来參透皇权的威严,才能够维持他的统治。


解放以后毛泽东为什么要拆城墙?毛泽东是站在政治的高度理解城市。拆了城墙才能对人民开放,才能体现新政权与中国几千年的皇权至上的理念差别,拆城墙就是体现人人平等,人民当家做主的民主政权的思想。

 从这个意义上讲,拆城墙有它的政治意义,你了解了这一层意思,你就能能理解,有很多时候,建筑不仅仅是建筑,城墙也不仅仅是城墙的问题不能仅从学术和遗产的视角去看

 你不能从更深层次,更高层次上去理解建筑和城市,这就是我刚才说的,他的高度不够。对此我还写过一首诗,就是关于梁思成哭城墙,不让拆牌楼儿的事儿。


我自己对这个事情的理解也有一个过程。我是在京都上的大学,读的硕士和博士。京都这个城市是唐朝的时候建的,日本从西安学了城市规划,建了这个京都。京都当时建的时候也是照猫画虎,垒了同样的城墙,修了棋盘式格局的道路。最后慢慢就没有了。因为日本跟中国的政权体制,文化有差别

 比如说中国古代有封地,打仗会屠城,所以他要建立坚固的城墙把他的子民保护起来,城墙是起到保护的作用。而日本是武士制,两家武士打架的时候不会屠城,城墙的保护作用消失了,所以日本的城墙逐渐演变成一种形式。

 去过日本的都知道,像大阪城,熊古城,它就像上一个山头那种感觉,在上面用大石头盖一个大房子,外边儿弄点儿壕沟之类的。

城堡、城墙的方式跟原来引进的不一样了。城市慢慢的就把原有的城墙都去掉了,京都现在已经没有城墙了,所以他根据社会的需求来决定它存在的意义和价值。  


我在日本有好多学者朋友研究中国文化,他们说你们中国的文化基本上是保守型的延续。一代沿用一代,朝代换了以后被拆掉了,被毁了,被烧了,下一个朝代又重新做,重新做的时候会有些改变,但因为还是那些匠人在做,还是那些东西,这就形成了同样的东西不同的形式,不同的样式,不同的风格,如此有延续有新意的。

 大家可能看过家具,明清家具,其实明代家具和清代家具就是它的样式不一样,明代的比较简洁。清代的就比较繁琐。它的进化都有很多社会背景在里面,今天时间关系我不能讲太多,简单展开讲一下。


总之呢,我对梁思成对中国建筑的贡献的评价,我并不认为他做的非常好。梁思成并没有把建筑理论和实践怎么样结合梳理的非常清楚。我认为在他那个时代的建筑领军人物,第一应该把现代建筑教育,现代建筑,现代建筑设计方法甚至一些基础研究等方面下工夫引进来,并在此基础上有所创新,我觉得他做的并不好。


而且他这种单一学术思想影响了很多代人,一直到现在,不光是清华,其实影响了整个中国,因为清华是一个制高点,你做什么大家都跟着学。


现在中国建筑教育的做法,其实耽误了很多人,很多现在带博士,带硕士的人,都不知道自己在干嘛。硕士是怎么定位的?硕士应该干什么?博士应该干什么?中国在建筑领域的很多基础研究根本就没做

 这些基础没有,对教育方向的指导就跟领导讲话一样,这个上来讲一大堆,那个上来讲一大堆。永远都是那一堆,具体到很多事情其实在概念上并没有搞清楚。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这个弊病从结果上也可以看出来,中国是全世界最大的建筑市场这么大的建设量,但是中国却没有诞生真正高水平的,世界认可的建筑大师。

 当然我们自己也评了什么大师啊、院士啊,但是我觉得这并不能够说服人,而日本那么小,才1亿人口,就是中国的1/13,却出来那么多的建筑大师。这不能不说和日本建筑教育的研究和方法以及他们对现代的理解,对建筑的基本功,基础教育的理解,有很重要的关系。



参赛选手问:

当时他学习的是法国古典主义,现代建筑是新中国成立后,梁劝导效仿包豪斯之法,但是后续又中美十年冷战。完全没机会。



白林教授答:

 是有历史的局限性,我不回避这个问题,但是人家早就现代了,你还是没有关注,没有重视这个事,你还是抱着那个东西在做,这个其实是不对的。


 只学美国,美国就是现代,这个不是的。现代建筑也不是从美国诞生的。包括前苏联,他们也跟美国不一样,但是它也在现代建筑这个路上走的非常好。

 现代是一种思想,思想不现代化,你就没法现代化。

 这个题展开说,可以说三天三夜,但是因为时间关系,我不可能讲很多,也不知道你对这东西的了解的深度。就大概讲一下我对这件事的认识,不强迫别人都这么认识。


中国做的比较好的地方,就是通过改革开放,把全世界的东西基本上都搬到中国,不管是抄也好,是生搬硬套也好,但是信息的通畅性和交流好了很多

 跟我们同龄在中国读建筑学的人,就是目前四五十岁的一代建筑师,当时在学校里学习的时候,老师和学生的图书资料室是分开的,老师的图书资料室,学生是不让进去的,老师看完以后给学生讲,这样能体现老师比学生懂得多,有师道尊严。

 现在网络时代,学生比老师看资料看得还快,知道的还多,只会搬资料就不灵了,学生反应特别特别强烈,说这老师还教我呢,他还没我知道得多呢!确实有这个问题,这就是我们整个教育体系有问题。

 教人的老师大部分没有真正的、很扎实的建筑实践,从本科到研究生毕业,一直都是在纸上、盯着书本儿学来的东西去教人,这个绝对不是学建筑的方法。


现在每个学校都有这个问题,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理论没有理论,实践没有实践。

 我是个硕士或者我拿了个博士学位,我就可以教别人了,你教什么嘛?这是现在中国建筑设计教育特别严重的问题这个也是我后来为什么要辞掉建筑系的系主任,自己开设计事务所的原因

 在我们设计事务所里边,做了很多建筑教育的事,我开设计方法论的课程也是这个意思,我想把产学研通过实践结合起来,研究怎么样让青年做出来更好的作品和研究成果。


我们事务所从成立到现在,18年间做了很多有益的探索

 大家在网站上可以看到我们做设计的面儿特别宽。建筑,景观,规划,交通,造型的,各种设计类型都有。我们对建筑教育的主张强调的大建筑观、大设计观。

 不要说我是做建筑设计的,景观我不会,室内的我也不会,专业划分得很细,这个肯定不对的。我们做规划,几平方公里的也能做,我们做国际投标也能中标。原因就是我们对基础功底的理解、把对建筑的思想性,建筑的理论性,方法性这个东西贯穿的非常透彻。

 通过多年探索和摸索,实践,教育,有一整套的方式,然后最后达到了市场可以认可的效果。


这个题说的有点儿拐弯了,说梁思成的事,拐到教育上了,但这个事儿本身是个相互联系的不能够分开的,所以就拐了这个拐弯儿。


你现在可能有一定的困惑,逐渐你会有一些答案。也可能会随着你的学习,年龄增长,阅历增加,对世界的认识,会改变你目前的理解认识,都很正常。但这个方式我觉得还是很对,方向还是很对的,态度还是值得赞扬的。


  我需要补充一点,就是作为建筑师,很重要的就是确立自己的建筑观。

 你需要一个学习的过程,理解什么是建筑。过去的建筑,现在建筑,然后现代建筑,后现代建筑,现在建筑,各种各样时代建筑的思想,那个时代的哪些思想和这个建筑有什么关系,为什么就走到那儿去?等等这些东西。把这些东西包括你身边的这些建筑是个什么,把这个线要理解清楚,这是基础,然后在这个基础之上建立自己的建筑观。


>>>>白林教授竞赛指导专栏专栏讲座

评论 0 分享给朋友:

相关评论

社会化登录:
广告不存在,代码标签:artdetailop_237x239
广告不存在,代码标签:artdetailmid_250x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