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化设计师服务平台 400-618-8291

当王澍的乡村理想走进我们的城市现实

设计群 发表于:2019-05-31| 浏览量: 291




前言


本文由园林学生、场地体验者的角度出发,分析场地的建筑语言与造景手法。选择建筑师王澍的两个具有代表性的作品,分析其建筑风格以及未来国内的现代空间场地设计趋势。


微信图片_20190531171146.jpg

中国美术学院象山校区


中国美术学院象山校区位于杭州转塘镇,规划总面积25万平方米,建筑面积6.4万平方米,校区用地环绕着象山。场地借鉴结合中、西方大学的规划、发展模式,致力于打造一个亲近自然、开放舒适的校园环境。目前象山校区设有视觉艺术学院、传媒动画学院与基础教育中心三个教学单位。


校园环绕象山,并有河流从南北两侧绕山而过,在象山的东边合并流入钱塘江。校区内保留了田地、沟渠,基本看不到人为的元素。最大程度的保持了自然秩序和原生态的景观。所以,象山校区的规划理念是融入自然、亲近自然。建筑布局迎合象山山体的走势,建筑形体如同山一般延绵起伏。并且,建筑与景观主要由小径串联,在步行体验中令人回想起自然的记忆。


微信图片_20190531171155.jpg


微信图片_20190531171159.jpg


建筑语言的作用在于传递某一种场地精神,而象山校区的建筑多采用合院格局,以“回”字作为基本元素构建起场地基调。根据这个出发点,遵循减法原则,所有的建筑都是“回”字削减变形的结果。


并且大量采用了栈道、游廊,建筑的起伏、蜿蜒回廊与丘陵起伏相呼应。在造园手法上,以周边自然环境为参照,采用中国古典园林的造园手法。处处体现了文人对山水的热爱,依山就势,利用庭院形式、借景手法,弱化了人为元素对场地本身环境的影响。


王澍院长在选材用材上,一如既往地选择就地取材,吸取民间智慧。场地的废砖旧瓦、沙石土壤、木材都成为了建筑材料。屋顶选用了不同于一般建筑的中空混凝土现浇厚板屋顶,栏杆则采用竹子,不仅节省了成本,还凸显了建筑整体的品位与格调。大量回收的旧砖瓦打造墙体,形成了有效隔热的墙体,这样在高温天气保证了室内空间的凉爽,区别于一般不易隔热的混凝土墙体。


这些材料的纹理与质感也体现了地域历史感。大部分“合院”都汲取了中国传统建筑“天井”形式,利用石头基座打造出地势落差


建筑的色彩基本只使用建材本身的颜色:黑、白、灰,充满江南传统建筑的灵气。


1559293962953323.jpg


1559294000512938.jpg


1559294038300231.jpg


象山校区是在传统建筑语言形式上的一种实验与创新。实验性建筑大多都会暴露出一些比较明显的问题。

(1)无论是教学楼还是学生宿舍,采光是最明显的一个问题。墙面上开了许多高低大小不一、无规律的窗,只是单纯地为了追求视觉效果,使得建筑的使用主体——人的实际体验并不好。窗户承载着沟通室内外、采光照明的重任,所以在窗户的设计上应该按照室内的采光需求来进行。在日常使用当中,虽然夏季室内阴凉,但是一旦到了冬季没有合适的窗口引入阳光,师生在教学活动时经常寒冷难耐。

(2)有些建筑内的楼梯设计十分狭小,从安全性考虑,不利于紧急情况的疏散;楼道、楼梯的采光不足,对师生的日常活动造成不便。

(3)我们可以见到建筑外围有许多外廊的设计,自由穿插、变化丰富。但是这也在导向上造成了迷惑,在步行的时候可能需要弯腰行走,有时候可能走到了封死的廊道。

(4)另外,某些教学楼的洗手间行人是可以直接通过窗口看到里面的。洗手间作为比较私密的空间却因为装饰性的大窗户私密性大大降低。因为建筑多为“回”字结构以及上面所讲到的采光问题,出现了室内采光不足但是独立空间不够“独立”的情况。


微信图片_20190531171215.jpg


毋庸置疑,象山校区是中国传统园林式大学的一个先驱实验作品。它依山而建,因地制宜。空间处理与建造技术都透露着“天人合一”的思想。

王澍给象山校区注入了浓厚的文人情怀与传统风格。它既是传统的,又是现代的。不仅做到了建筑师自我观念的输出,还做到了传统文化与传统技艺的“复兴”。



富阳桥洞镇文村


1559294128250755.jpg

文村位于浙江省杭州市富阳市桥洞镇,全村分为13个自然村,32个村民小组。全村山林面积17654亩,其中毛竹林2000亩,人造杉树林2000亩,用材林5000亩,薪炭林8654亩;耕地总面积2287亩,其中水田1287亩,旱地1000亩;森林覆盖率90%以上。


文村处于山区和平原的过渡地带,且森林覆盖率极高,有超过40幢明、清时期以及民国时期的用常见杭灰石建造的民居。在规划改造前,老民居已经所剩不多。所以建筑师王澍决定在这基础上进行改造,赋予文村它独特的价值。也是王澍对于“乡村城市化”的探索。


与当前其他古村落的发展模式不同,文村的改造在于改变目前人们对于古村落的“特色旅游古村”的固有印象,加入了“城市—乡村”这层关系的思考,并且颇有重建当年古杭居辉煌的期望。


1559294165102475.jpg


1559294165413801.jpg


文村周边自然资源丰富,并且还有比较多的缸厂。因此建筑材料都是源自于周边的竹林与缸厂的边角料。


新式民居的墙体都是在混凝土浇筑的基础上,采用传统的瓦爿砌筑技术。且这种技艺制作的墙体保温性能好,可以基本满足冬暖夏凉的需求。


在瓦屋面的制作上,选用了水泥砂浆来坐瓦。我国的传统建筑是立足于工匠体系、手工制作经验当中的。从选材到营造技艺,都进行了一次对于古代建造技术的现代尝试。


微信图片_20190531171230.jpg


其实文村改造项目暴露出来的缺点和上文所述的象山校区大同小异。偏重于美感与形式的窗户与格局其实并不符合人们日常的光照需求和生活习惯。而且规划区域处于背坡,光照本身就不足,室内空间的采光问题更为明显。村民的生活还是更偏重于农耕劳作,所以光线、空气对流对于农产品的储存晾晒更加重要。新民居显然不能满足这样的要求。


新建民居几乎都采用了天井,房间与天井仅用木板分割,保温性能存疑,屋檐的雨后尘土泥沙堆积问题都比较棘手。且楼梯狭长、卧室空间小,注重存储空间的村民并不能适应这样的格局。


微信图片_20190531171234.jpg


目前我们所看到的乡村,大部分都是“土洋房”的样式。审美参差不齐,颜色制式差异巨大,甚至有一些已经脱离了原有土地的文化。乡村与乡村之间的差异越来越小,可以说是“城市影响乡村”的一个体现。王澍在象山校区、文村改造项目上,都是一种“乡村影响城市”的尝试,也是王澍挽救乡村价值所做的努力。


王澍院长的作品大多带着批判与审视的眼光去设计,那么文中讨论的两个作品也不例外,尽管有时候我们会发现形式主义的设计想法高于了实际功能用途的考虑。


实验总是需要一步一步探索的,但是建筑的使用主体始终是人自身。所以,在未来的“创新—传统”的建筑设计中,我们应该更多地去寻找一个观念表达与实际功能的平衡点。


王澍所做的建筑并非传统意义上的“传统建筑”,但之所以能够引起中国人的共鸣,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当前古建筑的消逝以及传统文化的没落。


他并没有否定城市建筑,而是更期望能够唤醒人们对于传统建筑的记忆。“返回乡村”、“抢救乡村”当前还是一种摸着石头过河的过程。








评论 0 分享给朋友:

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

社会化登录: